第一话:疾風怒涛(疾风怒涛)/Tempestuous Temperaments

地点:

英文题解——狂风暴雨般的气质:这种气质也就是整话包括一开场就一直着墨刻画的无幻和仁两人不羁的性格,他们的遭捕也是因为他们的愤世嫉俗。

登场人物——渋井松之介(涩井松之介):一个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的代官(幕府直辖地的地方官)。

登场人物——渋井友之進(涩井友之进):松之介的儿子,和老爸一个德行,在当地相当于地痞流氓的头目。因为风不小心把茶水弄洒了,便下令要砍掉她的手指。

登场人物——佐々木竜二郎(佐佐木龙二郎):友之进的跟班,他在即将砍下风的手指的刹那,被无幻抢先一步砍去了右臂。

 

第二话:百鬼夜行/Redeye Reprisal

英文题解——红眼的复仇:一来指佐佐木龙二郎的断臂之仇,二来指因为面容丑陋而被村民唤作怪物驱赶的鬼若丸被龙二郎利用走上了复仇的道路。

登场人物——佐々木竜二郎(佐佐木龙二郎):为了报断臂之仇,龙二郎埋下周密部署,串通萤和店老板,雇用剑士犬山,并利用了鬼若丸复仇的心理,可谓是工于心计的人。然而没想到鬼若丸被风所感化,反而将自己杀死,可谓作茧自缚。

登场人物——鬼若丸:一个悲剧人物,因为庞大的身躯和狰狞的面容被村人唤作“怪物”,以致变得仇视一切。然而用风的话来说,他的“眼里充满了悲伤”。最后,鬼若丸救了风,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你不怕我,我并不是孤单一人”。临死前,他看着夜空中飞舞着的萤火虫轻轻地闭上了悲伤的眼睛,相信在那一刻,他痛苦的灵魂一定能得到解脱了。一说,鬼若丸名字来自武蔵坊弁慶(武藏坊辨庆)。

相关注解——武蔵坊弁慶(武藏坊辨庆):平安时代末期的僧兵。传说辨庆是其母怀胎18个月而生的。生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两三岁小孩的大小,发长及肩,牙齿齐全。其父视之为妖孽,本欲杀之,后为叔母所救,带到京都抚养,命名为“鬼若”。

登场人物——蛍(萤):被佐佐木龙二郎收买的一颗棋子,目的就是为了毒死无幻。

登场人物——犬山:一个剑术精深的雇佣剑士。虽然开始装作胆小懦弱,但粗壮的手臂还是让仁察觉到了。当发现雇主已经死亡,拿不到雇佣金后,犬山便停止了打斗,拂袖离去。

 

第三话、第四话:以心伝心(以心传心)/Hellhounds for Hire

英文题解——供租用的地狱猎犬:这里指的是无幻和仁分别受雇于鹰派黑帮永富组和鸽派组织瓦组。

登场人物——力鋭(力锐):鹰派黑帮永富组的老大,只相信钱。力锐带领永富组在红灯区用诈赌积累了大量资本和人力,并收纳了原瓦组的第一保镖石松,本想借助无幻的实力“夺取天下”,结果被醒悟的石松了结了性命。

登场人物——平太郎:占据村庄的瓦组的头目。虽然瓦组是黑帮性质的组织,但是却一点都没有黑帮的感觉。平太郎也因此备受村民的敬仰和爱戴,被人们称做“佛一样的平太郎”。后来永富组杀入,建立了红灯区,开设赌场和妓院,势力急速扩张。对于永富组意图明显的恶意扩张,平太郎采取了冷处理,这一点引起了众组员包括石松的不满。然而在最后,平太郎还是贯彻了真正的“极道”,为了换回村子的安定和宗介的性命,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登场人物——石松:一个矛盾的人物,原瓦组的第一保镖,因为不满于瓦组的现状,转投势力强大的永富组渴望干出一番事业。事实上,石松却要处处听从力锐,渐渐迷失了自我。在听了无幻那一句“自己的生活自己决定”和看到平太郎自尽后,警醒过来。最终,为了继承贯彻的“极道”,他拒绝回到瓦组而选择死在无幻的剑下。

登场人物——宗介:瓦组的二代目,即平太郎的儿子,性格激进倔强,因而常常惹事。因为不能容忍父亲任凭铃被拉去抵债却无动于衷,于是以个人的名义顾了仁做保镖,希望能够救出铃。直到父亲牺牲,他才真正明白了父亲的信念。

登场人物——お鈴(铃):大吾郎的女儿,平日里经常照顾宗介。后因为大吾郎交不出赌债而被当入青楼,是一个默默忍受的命运安排的女人。

 

第五话:馬耳東風(马耳东风)/Artistic Anarchy

英文题解——艺术的无政府状态:无政府主义可以引申为肆意妄为,本话里指的是打着“艺术”的旗号做着贩卖少女的违法勾当。

登场人物——菱川師宣(菱川师宣):这是日本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真实人物(不过着实被恶搞了一回)。在本话中,他是一个做了画店老板娘情人,以画画为名拐卖少女的娘娘腔的艺术家(汗)。后来因为对风有心动的感觉所以手软了。最后,他带着那幅把风画成了巨乳的版画说要去荷兰,还以为这里想说明因为这样他的浮世绘才得以流传到荷兰这一史实的,可是没想到在第十二话里说他由于偷渡被捕,不仅没去到荷兰,而且还留在原来的地方,之后才创始了浮世绘。


見返り美人図 Copyright © 東京国立博物館

相关注解——菱川師宣(菱川师宣,1618-1694):活跃于江户时代初期的日本近代画家,有浮世绘鼻祖之称。菱川師宣的代表作是举世闻名的“見返り美人図”,此外,他的作品以春画为主。

相关注解——浮世絵(浮世绘):兴起于日本江户时代的一种绘画艺术,题材多取自民众的生活习惯与日常景象,较好地反映了当时的日本文化背景。当时的浮世绘被日本人视为宣传单或海报,不加以重视,遂于江户末期至明治时代之间(19世纪后半),大量流传到海外。有些甚至被当为磁器的包装纸运送至海外。以致莫内、梵高、马奈、雷诺阿等印象派画家,皆受日本浮世绘的影响。梵高个人的珍藏品中就有大量的日本歌川派浮世绘。一说梵高的向日葵,便是取材自日本的浮世绘。所谓的“浮世”,语源出自佛教用语,为尘世的变幻无常,速朽之意,十五世纪以后被解释为“尘世”,“俗世”,十六世纪以后则意谓妓院、歌舞伎等所有享乐的世界。 因为“浮世”的日语读法和“忧世”同音,都念做“Ukiyo”,意指厌世,到了江户时代中期,“浮世”被曲解成有些嘲讽和不敬。加上江户市民生活圈的酒色财气,“浮世”纷纷被指为风月欢场,所以专门描绘市民欢乐的庶民版画,就被冠上了“浮世”之名。

登场人物——のこぎり万蔵(锯子万藏):据说是“隠密同心(隐密同心)”,可是看起来就是一个纯粹搞笑的暴露狂Ojisan(汗)。总是用一些搞恶的方式“办案”,不过似乎丝毫没有作用。此人物系恶搞日本七十年代系列电影《御用牙》里的主角。


映画「御用牙」 Copyright © 東宝株式会社

相关注解——御用牙: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时代剧电影之一,共三部,于1972——1975年间推出。主角为江户时代的同心“板見半蔵(板见半藏)”,俗称“かみそり半蔵(剃刀半藏)”。影片以破案为主线,穿插了暴力、色情及黑色幽默的元素,属于偏向Cult风格的B级片。

相关注解——隠密同心(隐密同心):类似于密探这样的职业。“同心”是官职的名称,指日本江户时代幕府的下级官员,类似于现代的警察。“隠密(隐密)”则是指受主君之命秘密从事资料搜集的密探,譬如忍者等。

登场人物——佐和,第五话登场。画店老板娘,很强悍的女人。利用画店的名义来做买卖少女的勾当,赚了一大笔钱。

登场人物——老棋士,第五话登场。实际上他才是画店幕后真正的老板,佐和的丈夫。然而这一集里他只出现在和仁下棋的场景,最后被仁将军的时候也是他被捕的时候,这一幕恐怕要欲擒故纵的经典桥断了。

 

第六话:赤毛異人(赤毛异人)/Stranger Searching

英文题解——搜寻陌生人:这里的陌生人就是那个东印度公司驻日本官员,被称为“赤毛(红毛)”。

登场人物——丈二:原名叫:Isaac Titsingh,荷兰人,是荷兰东印度公司驻日本商馆长,同性恋来的。这里讲得相当夸张,说是他在荷兰看到了日本流传进来井原西鹤所著的《男色大鉴》,从而便爱上了日本这一个男色荡漾的国度(狂汗)。鉴于其特殊身份,丈二只能隐瞒身份四处“猎艳”,然而由于当时幕府的锁国政策,普通的南蛮人是不允许进入日本的。这也是幕府官员要到处驱逐南蛮人的原因。最后,亮明身份的他与无幻一行道别的时候说了一句:总有一天,这个国家的屁眼会为我敞开的!(爆)

相关注解——Isaac Titsingh(伊萨克·蒂进,1745——1812),荷兰外科医生、学者、商人与大使,荷兰东印度公司驻日本商馆长。荷兰东印度公司是日本幕府封行锁国政策后唯一可以与日本进行贸贸易的外国公司,其公司官员的地位颇高。

相关注解——南蛮:日语中本指东南亚地区,并引申用以称呼在印度至东南亚的港口与岛屿建立殖民地和贸易据点并试图向东北亚扩展交易范围的葡萄牙、西班牙等国。这些人大都乘船绕过好望角、菲律宾群岛从靠近九州的南面海上驶入日本,故统称为“南蛮人”。以后英国、荷兰势力东渐,日本人又称英、荷人为红毛。南蛮文化对日本有深远的影响,其中包括步枪和天主教。在炮火之下,对于当时已对佛教失去信心的普通民众来说,天主教宣传的“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之类的教义无疑是具有吸引力的。加上领主的支持,传教士在各地开设神学院、教堂、医院和慈善机构,天主教的影响很快遍及各地。教会学校在传播宗教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先进的天文、地理、数学、航海、印刷等科学技术,以及西洋美术和音乐。日本最早的欧洲外来语也在此时产生。(部分内容摘自《南蛮文化的历史背景》,作者:今出川公艺)


井原西鶴像 Copyright © 産田ノ眞名井戸ノ神ノ末裔ヨリ

相关注解——井原西鶴(井原西鹤,本名平山藤五,1642年——1693年):日本江户时代浮世草子及人形浄瑠璃(人形净琉璃)作家、俳句诗人。井原西鹤5岁开始学俳谐,师事谈林派的西山宗因。21岁时取号“鶴永(鹤永)”,成为俳谐名家。俳谐是日本的一种以诙谐、滑稽为特点的短诗。西鹤的俳谐与初期以吟咏自然景物为主的俳谐相反,大量取材于城市的商人生活,反映新兴的商业资本发展时期的社会面貌。1675年他34岁时,妻子病故,他深受刺激,将经营的店铺和孩子委托给伙计,先在大阪削发修行,后到日本各地周游。1682年41岁时,以散文形式写出第一部艳情小说《好色一代男》,博得好评,被认为是日本文学史上浮世草子的起点,现实主义市民文学的开端。(部分内容摘自《日本文学史》,西乡信纲等著,东京,1954。)

相关注解——浮世草子和人形浄瑠璃(人形净琉璃):浮世草子是诞生于江户时代的早期近代文学形式,又称“浮世本”,内容多以描述市井生活为主。人形浄瑠璃(人形净琉璃)是形成于江户时代的文艺表演形式,后称为“文楽(文乐)”,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其构成要素为“太夫(一种说唱叙事形式)”、“三味線(三味线)”以及“人形遣い(人偶表演)”。

相关注解——男色大鑑(男色大鉴):井原西鹤的一部短篇小说集,于1687年(贞享4年)正月发行。因为大胆地描绘了武士及歌舞伎等社会各阶层的众多男色关系而饱受争议,在日本整个文化史中都占有重要地位。其英文和法文译本流传甚广。

登场人物——古館伊知衛門(古馆伊知卫门):OSHABERI

 

第七话:四面楚歌/A Risky Racket

英文题解——危险的混乱局面:指小偷新辅越闹越大,惊动了官府还绑架了风,将自己陷入了危险的混乱局面。

登场人物——新輔(新辅):又一个悲剧人物,他为了筹钱给母亲治病而走上歧途,靠偷窃为生。虽然在母亲面前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但是心底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治好母亲的病,为了这个,他什么都愿意做。由于事件越闹越大,触动了官方,新辅最终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最让他不能瞑目的莫过于他不但没能治好母亲的病,反而使母亲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之中。

登场人物——お初(初):新辅的母亲。虽然风没有告诉她新辅的事,但是这是她必然要面对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又有谁能了解?每次看到她装作很坦然的样子接受这一切时,心里总是不自觉地感到阵阵绞痛,再坚强的女人也无法面对着无依无靠的孤独吧。然而新辅永远也不会明白,和失去儿子相比,病痛在母亲心里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啊。

 

第八话:唯我独尊/The Art of Altercation

英文题解——喧哗艺术:永光三人组里,一人为永光拿镜子反光,一人为他做Beatbox伴奏,而永光便用惊人的口才边说边唱。真是喧哗的艺术啊(汗)。

登场人物——永光:又一个纯粹搞笑人物,整天不务正业,游荡在街上,做着锄奸斩恶的白日梦,为了证明自己天下第一的名声四处寻找“仁”下落。实际上只不过是个怕老婆的胆小鬼。

登场人物——新八:永光的小弟,一个会Beatbox的男人(汗)。

登场人物——小倉(小仓):表面上是永光的跟班,但实际上与仁师出同门,跟着永光那个“傻瓜”只是是为了寻找仁,为师父报仇。失败后便自尽了。

登场人物——葡萄牙:一个四处勾引男人骗钱的女人,永光的妻子。“男人全都是笨蛋,一开始就要好好调教”便是她的格言。